开关电源厂家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开关电源厂家 >

近百债权人反对海鑫钢铁破产重整 到闻喜县讨说

发布时间:2021-11-22

  [ 一旦公司通过破产保护,走出了破产法庭以后,债权人暂时就不能去追究这个企业的债权,企业就能够有个喘息的时间,可以轻松上阵 ]

  在“少东家”李兆会子承父业的第11个年头,海鑫钢铁集团(下称“海鑫钢铁”)陷入破产重整的境地。

  7月6日,多位海鑫钢铁的债权人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确认,海鑫钢铁已在最近宣传破产重整,目前正在走破产程序。

  “破产重整意味着我们的债权要缩水。”他们认为,海鑫钢铁和有关部门试图启动司法程序,通过对海鑫钢铁破产重组的合法形式,消灭其合法债权的企图。

  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掌握的一份由债权人起草的材料显示,针对海鑫钢铁的破产重整,债权人不仅强烈反对,还提出要彻查海鑫钢铁的资产状况,彻查海鑫钢铁转移资产、抽逃资金的行为等要求。这份请愿书后面是全部94名债权人的名单信息,以及联名盖章。

  海鑫钢铁由李海仓一手创立,2003年其被枪杀身亡后,20岁出头的儿子李兆会接下了这座年产600万吨的厂子。十多年来,尽管经历金融危机及行业动荡,海鑫钢铁仍然是山西规模最大的民营钢企。

  但海鑫钢铁的危急时刻,还是在今年3月份到来。彼时,海鑫钢铁的原料厂里已没有原料,而这家钢厂随即在3月18日被迫全面停产,由于资金链出了问题,甚至遭到当地银行上门讨债。

  “少东家”必须面对的现实是:除了银行抽贷继而追债,还得尽快偿还高达数亿的供应商欠款。“目前初步统计的债权人有94家,有供应商也有销售商,欠账这块7个亿左右。”前述债权人说,这份统计只是海鑫钢铁其中一部分债权人。

  据了解,海鑫钢铁的经营方式是,钢材以钢贸商或用户预付款的方式销售,原材料则是以供应商付货款的方式采购,过去,供应商们一直以民间集资、高息融资、上下游赊欠等各种方式,极力给予海鑫钢铁支持。

  根据债权人的反映,海鑫全面停产后,几个月来供应商多次向海鑫钢铁索要贷款,都被该公司以各种理由拒绝支付。

  其中,在3月28日、5月23日,两次由山西闻喜县政府、钢厂、供应商三方共同参与的见面会上,海鑫钢铁方面均承诺供应商的债权会得到全面的保障,钢厂也会尽快复产。“海鑫只是宣称资金紧张,要求供货商给予支持,从未对外披露任何海鑫资不抵债的相关信息。”一位债权人如是向本报记者表示。

  本报记者此前报道,海鑫钢铁此前曾有意在4月10日左右复产,但因为与银行方面的协调不理想,导致复产时间推迟;此后,又将复产日期推迟至6月底到7月初,但仍旧没有实现。

  多位债权人的说法是,海鑫不能复产,主要是它与各银行之前没有谈妥,导致它的账号一直封着,资金无法周转。“十多家银行,都关系到各自的切身利益,每一家有每家的诉求,如果都能答复了,这个事就好办了。”

  此外,由于海鑫集团及子公司上海海博鑫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(下称“海博鑫惠”)债务违约,平安银行000001股吧)南京分行、中信银行601998股吧)上海分行、江苏银行上海分行、杭州银行上海分行等向上海浦东法院和江苏高院集体上诉。

  为解决海鑫方面的难题,此前做了多个解决方案,当地政府为此还专门前往江苏考察寻求解决之道,探讨包括由德龙钢铁等企业出面实施后续的产业整合。

  前述债权人说:“不管海鑫最终以什么形式解决问题,只要保证我们的债权不缩水就可以了。”

  但这些人没有想到,在苦苦沟通数月后,日本3岁“尿布歌姬”爆红网络被逼996沦为赚钱工。海鑫钢铁给出了一个不能让人接受的结果。

  “在6月24日的第三次见面会上,钢厂和政府部门突然宣布要破产重整,使得我们的债权面临巨大损失。”前述请愿书中如是写道。

  一位参加了此次见面会的债权人告诉本报记者,李兆会的意思是坚决要实施重整,“他说为了债权人的利益,不想走清算”。

  外界看来,一旦公司通过破产保护,走出了破产法庭以后,相当于把身上的债务甩掉了,它的债权人暂时就不能去追究这个企业的债权,企业就能够有个喘息的时间,可以轻松上阵。

  在一位长期关注海鑫问题的行业人士看来, 海鑫钢铁这次可能是彻底破产清算,“不单是李兆会的资产,还会涉及其他的股份,把所有资产整合后,看能不能卖掉”。重整之后,海鑫钢铁就可能托给别人,而非李兆会所属。

  “目前,海鑫与当地政府均向我们声称,海鑫已经出现资不抵债的状况,我们认为声明是海鑫集团逃避债务的恶意,根本不是事实。”前述请愿书上显示,海鑫严重违背诚信原则,拒不履行债务,使其合法权益被严重侵害:“当前,我们多数供应商已经无法正常运营,企业里天天都是讨债、堵门、闹事的,面临破产倒闭。”

  目前,这些债权人已经陆续抵达海鑫钢铁所在地山西省闻喜县。“我们打算向海鑫讨个说法。”一位债权人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