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V开关电源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12V开关电源 >

为加班的丈夫送饭一进办公室我发现他的初恋也

发布时间:2021-11-23

  宋勉下午打电话,说明天要出庭辩护,晚上要加班,苏简悠担心他忙起来又不吃饭,把儿子哄睡着后,就到律所给他送晚餐。

  苏简悠只是愣了一下,然后把手里的保温盒放在宋勉的办公桌上,什么话都没说,转身就往外走,宋勉脸色一变,赶紧拉住了她的手腕。

  宋勉刚想解释,郑蓉已经先开了口,“简悠,你真的误会了,我和宋勉没什么的,我遇到了点事,他只是疼惜我”

  疼惜这个词用得好,苏简悠深深呼了口气,脸上维持的平静已经开始龟裂,见此,宋勉冷着脸瞪了郑蓉一眼,“你不会说话就闭嘴!”

  吼了一句后,宋勉又扭头对苏简悠道:“她要离婚,想让我帮她打官司,我拒绝了,幸亏你来了”

  郑蓉道:“简悠,怎么说大家都是老同学,我想让宋勉帮我打个离婚官司怎么了,你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吧”

  “你说得对,大家都是同学,你有困难是该帮忙,打官司是吧,我帮你啊,你可以跟律所的人打听打听,离婚案我比宋勉厉害”

  郑蓉冷笑了一声没搭理她,继续对宋勉搔首弄姿抛媚眼,苏简悠也不生气,似笑非笑道:

  “苏简悠,你不用对我冷嘲热讽,你和宋勉怎么结婚的你心里清楚,他是你算计来的,他其实一点都不爱你,等着吧,你们早晚得离婚”

  当初,宋勉和郑蓉分手后,她使出浑身解数对他穷追不舍,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他身后,卯足了劲讨好他的爸妈,然后时机成熟的时候,跟他爸妈联手算计他,逼他娶了她。

  办公室里,苏简悠极为平静的说出这句话,宋勉刚用自己的杯子给她倒了杯茶,闻言,指尖一晃,开水烫到了手。

  “我确实不知道郑蓉今天会过来,如果你不信,我的办公室里有监控,我可以把监控给你看,你因为她生气,完全没必要”

  “宋勉,你看,你永远这么理智,无论什么事,你总是有最无懈可击的思维,可是婚姻不是你的工作,不需要你用律师的角度处理”

  宋勉摇头,说他不懂她什么意思,苏简悠把他的手擦干净,又给他抹了药膏,然后才用最平静的语气聊起两人的婚姻。

  苏简悠爱宋勉,爱的死去活来处心积虑,宋勉的初恋结婚后,她使出浑身解数追他。

  她荒唐的以为,婚后得到了他的人,总有一天会得到他的心,再不济,给他生个儿子,用儿子栓住他的心。

  可是,她得偿所愿的嫁给他了,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他的人,儿子也给他生了,到最后,还是没把他的心捂热。

  若是以前豪气冲天的苏简悠,刚才见到郑蓉的时候,一定会把她骂的狗血淋头,最后指着她的鼻子大声宣示主权。

  可如今,结婚七年,儿子都六岁了,对她始终一副公事公办态度的宋勉,已经消磨了她怼天怼地对他死去活来的占有欲,七年枯燥乏味得不到回应的婚姻,磨平了她的牛脾气。

  嫁给宋勉后,他的每一件事她都尽心尽力,他随便一个眼神她都知道什么意思,其实苏简悠心里明白,这几年,宋勉已经对她很好了,有时候他看向她的目光里,是带着怜惜的。

  可是,在工作上,他们越来越默契,在生活中,他们的想法却越来越走向两个极端,他永远不会给她想要的回应。

  他们出去吃饭,她问他想吃什么,他永远只有两个字,“随便”,节假日问他想去哪玩,他还是只有‘随便’。

  他工作的时候,无论她给他发什么消息,他的回复永远只有三个字,‘我在忙’,她说她有重要的事找他,他还是只有‘我在忙’。

  她生病感冒,他的台词永远只有四个字,“多喝热水”,她但凡有点身体不舒服,他也是一句‘多喝热水’,似乎,热水就是灵丹妙药,甭管怎么了热水就能救命。

  晚上睡觉的时候,她想跟他说说话,他的台词是五个字,“早点休息吧”,要不就是任由她说,他只默默的听着。

  他的每个生日,她都会提前半年精心的准备礼物,可是她的生日,收到的礼物永远都是包包或者香水。

  她曾向闺蜜路然抱怨,路然说宋勉是直男,工作一丝不苟生活也是一丝不苟,根本不懂什么是浪漫,当初郑蓉两个月就甩了他,就是嫌他是块耿直的木头。

  苏简悠却觉得,直男其实并不是一个好词,如果真的爱对方,就会下意识的去关心下意识的去维系双方的感情,根本不存在对任何事都能用定性的理论去思考。

  直男的思维,只是因为不够爱而已,对男人而言,并非一个夸赞的褒义词,所以,直男其实一点都不可爱,反倒是薄情寡义的表述。

  就像宋勉,在所有人眼中,他是一个十足十的直男,他的冷漠和寡淡都可以用直男得到解释,可是在苏简悠看来,宋勉的直男表现,只是因为他不够爱她而已。

  或许,他只是接受了她,或许,他习惯了她的存在,或许,他的心里有一点点她的位置,但是,他其实从未真正的爱上她吧,这段婚姻,是她强求的。

  郑蓉的话,揭开了她从来不敢面对的胆怯和害怕,如果今天没有听到这句话,或许她不会提出离婚这两个字。

  但就像郑蓉说的,宋勉不爱她,早晚得离婚,因为她爱宋勉,不想在两人因为各种琐事闹得相看两生厌的时候再离婚。

  听完苏简悠的话,宋勉沉默了许久,他问苏简悠,是不是认真的,真的考虑好了吗。

  苏简悠道:“宋勉,这么多年,我觉得我就像在为你活着,这种生活我觉得窒息,在这段婚姻里,我太卑微了,所以,我想换一种生活”

  她接手过的离婚案件中,有的女人离婚,是因为常年积压的怨气,有的是性格不合三观不合磨合失败,有的是婆媳矛盾严重夫妻失和,有的是小三介入遭受背叛,有的是一时冲动覆水难收。

  苏简悠属于最后一种,郑蓉的话让她突然极为挫败,回首过去,宋勉好像只是把她当成了搭伙过日子的工作伙伴,他从来没有开口说爱她。

  所以,她突然想尝试一下没有宋勉的生活,她想看看,离开宋勉的自己,到底还能不能活,她知道可能有点矫情,有点冲动,但是,她不想在无谓的等待中变成怨妇。

  苏简悠和宋勉离婚了,她没有争夺儿子的抚养权,因为儿子选择了宋勉,她其实不明白,明明儿子最喜欢的是她,为什么离婚后会选择宋勉。

  婚前家里给她买了一个两居室,正好可以让她落脚,不用还房贷,因为她老爹走了狗屎远买彩票中了一百万,把贷款给她还清了。

  宋勉把车给了她,她没拒绝,宋勉要给她三分之二的存款,苏简悠也没客气,她又开了一张卡,把一半的钱存起来给儿子留着,她没要房子的前提,是她想儿子的时候可以随时去看他,宋勉没拒绝。

  离婚之后,苏简悠为了调节心情,请了年假,出去玩了半个月才回来,回来之后她打算辞职,因为当初为了追求宋勉,她跟他去了同一个律所。

  果然,再喜欢的一个人,也有相看生悲的一天,苏简悠其实一直没想通,当年宋勉不爱她,为什么最后还是娶了她?

  因为郑蓉?可那时候郑蓉已经结婚四年了,如果他是受了郑蓉的刺激,应该在郑蓉结婚那年就娶了她。

  想不通的事情,苏简悠向来喜欢抛之脑后,假期回来的第一天,她特意化了个极为精致的妆容,打扮的精气神十足,一点都看不出来离婚后的失意。

  宋勉出庭做辩护律师回来,在办公室外碰见了苏简悠,苏简悠连个眼神都没给他,拿着辞职信进了他办公室旁边的一个办公室,从现在开始,她要学着无视他。

  十分钟后,苏简悠踩着高跟鞋走了,宋勉从办公室出来,看着她突然变的妖娆多姿的背影,下意识蹙了蹙眉,然后转身进了旁边的办公室。

  “老宋啊,不是我说你,你说你怎么能跟简悠离婚呢,这世上可找不到比简悠更爱你的人了,想当初,人家一个小姑娘远离家乡屁颠屁颠的跟着你,那是鞍前马后任劳任怨随叫随到,你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”

  宋勉和老何两人都是律所的合伙人,宋勉成熟稳重,话少,不苟言笑,老何恰恰相反,嘴皮子贼溜,且最喜欢跟人讲道理,看不过眼的事更是喜欢唠叨两句。

  苏简悠当年追求宋勉,声势浩大,整个律所的人无人不知,老何很喜欢苏简悠的鬼机灵,更何况,苏简悠初入职场时,他还带过她,苏简悠总是师父师父的叫着,两人也算师徒情谊。

  所以老何明里暗里都帮过她,因为知道苏简悠追上宋勉有多不容易,所以现在知道两人离婚了,除了觉得可惜,更多的是对宋勉的不满。

  宋勉被他一阵数落,没多做解释,只是眸光阴沉的看着老何桌上那封辞职信,信封上那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,他一眼就认出是苏简悠写的。

  老何冷哼了一声,都不想搭理他:“是啊,她现在不想看见你,想远离你的世界,你高兴了吧,真是搞不懂你,摊上这样的媳妇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,你说你还把人往外推,早知道你这么渣,当年我就追了”

  “嘿,差点忘了,高淮那小子一直对简悠有意思呢,怎么说都是我外甥,我这个当舅舅的肯定要推波助澜一下”

  老何笑吟吟的起身要走,宋勉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回凳子,然后从他桌上拿起那封辞职信,阴森森的警告道:

  “离婚了她也是我孩子的妈,你让他追一个试试!这辞职信我拿走了,你就当没看到”

  下班的时候,苏简悠没着急回家,留下来加了会班,这是她工作这么多年第一次主动留下加班,不是突然变得勤快,而是一个人的生活在哪里都一样。

  整理完资料,她正对着电脑屏幕发呆,有人敲了敲她的桌子,抬头,宋勉的俊脸突然放大,苏简悠下意识往后撤了撤身子。

  蹙眉正要说话,看到宋勉身后的人时,突然就变了脸,她知道自己的表情应该很难看,所以麻溜的收拾东西往外走。

  宋勉跑了几步拉住她,苏简悠动作极大的甩开他,对上他紧皱的眉头,第一次恶语相向,“滚开!别用你的脏手碰我,我觉得恶心!”

  说完,她踩着高跟鞋往外跑,因为跑得太快心情太乱,下台阶的时候一个没注意崴了脚,疼的她龇牙咧嘴,宋勉赶紧跑过来扶住她。

  苏简悠红着眼推开他,走了两步实在走不了,宋勉二话不说直接把她扛上肩头,任凭苏简悠如何捶打如何喊骂,他都没松手,临走之前,转身对郑蓉说了一句。

  宋勉把苏简悠扔进副驾驶,然后锁车门,几个大步跑到驾驶座,开门上车再锁门,动作一气呵成,凑过身给她系安全带,刚系上苏简悠就打开,他再系,苏简悠再打开。

  反复几次后,宋勉直接吻上她,苏简悠愣了一下,然后开始剧烈的反抗,把人推开后一巴掌就甩了过去。

  苏简悠打完之后骂完之后心里痛快极了,早知道离了婚能这么嚣张,她应该早点离婚的,看着宋勉气到脸发黑马上要吐血的模样,苏简悠觉得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她的心情,真爽!

  进来之后见苏简悠把头扭到窗外怎么都不肯看他,叹了口气,抬起她的脚放在自己腿上,边帮她揉脚踝边解释道:

  “简悠,你觉得我和郑蓉有事的想法很幼稚,她今天又来找我,我事先并不知情,她说她怀孕了”

  苏简悠心里疙瘩一下,烂俗的言情剧情又快速在脑中过了一遍,立刻红了眼,却是没回头,“孩子是你的?”

  “她说她怀孕的时候发现老公出轨,她要离婚,她婆婆让她把孩子打掉才能离婚,说怕她把孩子生下来争夺家产,她不愿意就准备打官司离婚”

  “那天办公室的监控视频我已经发给你了,今天的视频我明天发给你,她一直在诉苦,我赶了她不走,知道你下班没走,我给你发了消息你没回我,所以我就出来了”

  苏简悠看了眼手机里未读的消息,依旧不买账,等宋勉把车开回家,她冷着脸坐着没动,宋勉苦笑道:“儿子半个月没见你了,很想你,下来看看他吧”

  听他提及儿子,苏简悠这才打开了安全带,临下车的时候,忽而回头看了宋勉一眼,“我们已经离婚了,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”

  苏简悠进去的时候,儿子正趴在沙发上玩积木,看见苏简悠来了,眼睛一下亮起来,然后又扭扭捏捏的噘着嘴,“还知道回来”

  苏简悠捏着他的小脸又在他脑门亲了一口,宋多多虽然一脸嫌弃,苏简悠亲他的时候还是把脑袋往她跟前凑了凑。

  苏简悠问他晚上想吃什么,准备带他出去吃顿好的,宋多多指着厨房道:“妈妈,我想吃你做的菜”

  宋勉进来,正好听到儿子这句话,顿一脸惭愧,他不会做饭,苏简悠走了之后,父子两基本上都是点外卖,偶尔会出去吃。

  冰箱里没有菜,宋勉自告奋勇的去超市买菜,苏简悠随他去了,趁他出去正好跟儿子培养培养感情,顺便请教几个问题。

  苏简悠把儿子抱到沙发上,捏着他的脸道:“宋多多,亏老娘这么疼你,没想到你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候叛变,你说,为什么选择爸爸不要妈妈”

  宋多多见她泪眼汪汪的,以为她真生气真伤心了,赶紧道:“我没有不要妈妈,我选择爸爸是要给妈妈当卧底”

  卧底?苏简悠震惊了,心道现在的小孩都这么早熟吗,竟然还知道卧底这个词?她正敛眉沉思,小家伙已经迫不及待的解释。

  “路阿姨说,妈妈生气是因为爸爸太招桃花,路阿姨说桃花就是其他想抢妈妈位置的女人,所以让我帮妈妈看着爸爸”

  宋多多爬到苏简悠怀里,可怜兮兮道:“妈妈,我已经替你教训过爸爸了,你别生气了,你回来吧,爸爸天天叫外卖,我在长身体不能老吃外卖,我吃妈妈做的饭才能长高”

  苏简悠的爸爸是厨师,都说抓住男人的胃就能留住男人的心,苏简悠当年为了留住宋勉,特意跟着她老爹学了一段时间,虽然比不上饭店的水平,但是几个拿手菜还是厉害的。

  宋勉买了排骨和牛肉,莲藕和茄子,还有苦瓜,苏简悠有些惊讶,因为宋勉不吃苦瓜,儿子也不吃,只有她喜欢吃而已。

  她想,宋勉根本不知道她的喜好,不可能是特意买的,应该只是凑巧,对,只是凑巧。

  苏简悠做了莲藕煲小排,小炒牛肉,红烧茄子,凉拌苦瓜,除了那盘苦瓜被苏简悠吃了,其他几个菜父子两几乎是光盘行动,吃的连辣椒都不剩。

  宋多多吃开心了,小脸光彩夺目的,趁着苏简悠去厨房刷碗的时候,他爬到宋勉腿上。

  “爸爸,你真是笨蛋,妈妈生气,是因为你对她忽冷忽热,一直都是她追着你跑,结婚之前是妈妈追你,结婚之后还是妈妈追你,妈妈说你根本就不爱她,所以她才不要你了”

  “爸爸,你怎么这么笨,妈妈说你没追过她,那你就追啊,妈妈怎么追你的你就怎么把她追回来不就行了”

  苏简悠从厨房出来,宋勉坐在沙发上看文件,儿子在他旁边玩积木,看到苏简悠出来,宋勉拍了拍儿子的屁股,宋多多立刻扔了积木跑过去抱住苏简悠的腿。

  苏简悠拗不过儿子,只能留下来陪他,抱着儿子肉嘟嘟的身子,一夜好眠,早上醒来,她准备给父子俩做了早餐再走,结果睁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宋勉,吓的她浑身一哆嗦。

  “你昨天晚上梦游,一直在敲我的门,不让进你就哭,我没办法,就把你抱上来了,儿子可以作证”

  吃早饭的时候,苏简悠问了儿子,儿子说的跟宋勉一模一样,说完还颇为嫌弃的看了她一眼,苏简悠惊奇了,难道她真的有梦游症?

  宋多多学校放两天假,明天才上学,宋勉说可以帮她请一天假,让她带儿子出去玩,苏简悠想着半个多月没陪儿子心里也是愧疚,就答应了。

  母子俩去了游乐园,玩了整整一天,下午五点才从里面出来,苏简悠要带他去吃大餐,宋多多拒绝。

  有句老话说的好,风顺轮流转,苏简悠怎么都没想到,离了婚之后,她和宋勉的角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  以前是她追着宋勉跑,现在是宋勉想方设法的勾搭她,突然转变的画风,让她多多少少有些措手不及。

  比如,苏简悠杯子里的咖啡没了,宋勉会第一时间从办公室里出来给她倒,她稍微咳嗽一声,宋勉会立刻给她倒杯热水,然后用手触碰她的额头,苏简悠曾一度以为宋勉在她身上装了摄像头。

  中午吃饭的时候,他会提前给她打好饭带上来,荤素搭配营养健康,下午茶的时候,他会送来各种各样的水果。

  下班的时候,他会提前从办公室出来坐在她旁边等她,对于她的无视丝毫不退缩,她拉黑了他的QQ和微信,他就在群里明目张胆的给她发表情包艾特她,有时候还会往她包里塞情书。

  律所的人都觉惊奇,聚众感慨他们离了婚反倒感情越来越好了,老何跑来劝苏简悠复婚,他老婆路然说不能这么便宜了宋勉,必须让他尝尝被人冷落的滋味。

  谁的话苏简悠也没听心里去,因为她一边暗爽一边烦躁的不行,天知道,宋勉现在对她做的事,跟当初她追宋勉的套路一模一样,连群里发的那些表情包,甚至情书内容,都几乎一模一样。

  她觉得宋勉是受了什么刺激魔怔了,这些幼稚且厚脸皮的事,根本不符合他的性格,这段时间,宋勉简直超出她的认知。

  因为被宋勉缠的心慌意乱,以至于苏简悠在出庭辩护的时候漏洞百出,回来之后,她被宋勉叫去了办公室,她以为他会安慰她,结果他劈头盖脸骂了她一顿。

  他把她在法庭上犯的幼稚低级错误一一列举出来,言词犀利,毫不留情,苏简悠不是第一次被他骂,当初她在工作中犯错误的时候他也会骂她。

  不过,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苏简悠直接红了眼,抹着眼泪哽咽道:“我的硕士学位不是办的假证,我跟你一起考的,你骂就骂,不能人格侮辱”

  “简悠,律师这个行业压力很大,你不愿意做全职太太,我尊重你,你好不容易才到现在的位置,庭上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,这么简单的错误实在不应该,我不是针对你”

  苏简悠知道他不是故意骂她的,因为他的性格本就如此,工作上,不卑不亢,有一说一,对谁都如此。

  苏简悠当初对他这么痴迷,也有这个原因,大学的时候,她迷他的脸,迷他举止投足的优雅,追着他来律所后,迷上了他的成熟稳重。

  宋勉每一次出庭,苏简悠都会去旁听,从心情澎湃到羡慕仰望,她心里一直有不服输的劲,跟宋勉在一起,她是在踮起脚尖谈恋爱,宋勉真的教了她很多。

  他教会她成长,教她如何成为一个合格专业的律师,她的第一次出庭也是漏洞百出,那时候,宋勉没有骂她,在帮她理清错误后,还会摸着她的脑袋安慰,说他第一次跟她一样紧张。

  苏简悠觉得没有安全感,她总想让他对她一样炽热柔情,说到底,郑蓉的出现,只是一个导火线而已,可她忘了,他的性格本就如此。

  苏简悠想通了以后,自己把自己安抚了,气也消了,但是没告诉宋勉,甚至还踩了他一脚。

  “你不是在追我吗,哪有你这样追的,如果你刚才不是骂我是安慰我,说不定我就心软了,哼,现在你没戏了,我要去找一个不会凶我的男人”

  宋勉正享受她近来难得的乖顺,一听这话,笑容完全僵在脸上,这段时间,他被亲儿子和老何夫妇做足了思想工作,好不容易厚着脸皮豁出去,现在全都前功尽弃了?

  苏简悠发现,老何最近一直在躲着她,一怒之下她给路然打了电话,路然倒是爽快,两三句就把老何出卖了。

  苏简悠气的脑壳疼,难怪她辞职信交了快两个月了,一点动静都没有,她准备中午吃了饭去办公室堵老何,结果吃了饭回来看见桌上有一大束玫瑰花。

  苏简悠惊讶了,几个同事围着她问东问西,她一脸懵的耸耸肩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,上面没有贺卡,只有一个抱着爱心的熊在花上坐着,看着倒是浪漫可爱。

  “姐,喜欢吗,今天是情人节,我特意给你挑的,九十九朵玫瑰加一盒巧克力,《赛博朋克2077》4K中字全流程通关视,姐,考虑考虑我呗,我绝对比宋律师浪漫专一”

  高淮去年刚研究生毕业,现在还在实习阶段,高高瘦瘦的,长相很帅气,是老何的亲外甥。

  苏简悠正要拒绝,余光正好瞥到宋勉从外面进来,于是,她伸手接过了高淮手里的巧克力。

  宋勉冷着脸大步走过来,一个厉眸吓走了正要表现的高淮,他抢走苏简悠手里的巧克力直接丢进了垃圾桶,然后拉着她的手去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  他握得太紧,苏简悠甩了一路都没甩开,终于等他放开后,转身就要走,宋勉拉住她,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两盒精致的巧克力。

  苏简悠一愣,很快又嘲讽他,“呦,看来咱两行情都不差啊,你留着自己吃吧,我去找我的小鲜肉约个烛光晚餐”

  宋勉道:“这是我自己买的,简悠,以后每年的情人节,我都会送你巧克力,以前的我会补上,复婚好不好”

  宋勉的这句话把苏简悠说红了眼,她没接,推开他直接跑了出去,回到座位把那束玫瑰花还给了高淮,顺便给了他两百块钱。

  “真是抱歉,我不喜欢姐弟恋,这么漂亮的花送给我就可惜了,还有那盒巧克力,你刚工作,别没事给没有结局的爱情乱花钱,趁着年轻,找一个爱你的姑娘吧,舔狗没爱情的”

  今天是情人节,其实苏简悠是知道的,因为每年所有的节日,她都会给宋勉送礼物,所以每个日子她都记得特别清楚。

  回家的路上,她去超市买了很多菜,以前都是费尽心思讨好宋勉,今天她决定好好犒劳犒劳自己。

  做饭做到一半,有人来敲门,苏简悠开门后第一眼瞧见宋勉,条件反射的就要关门,宋勉一只脚伸进来挡住了,牵着儿子,指着旁边的两个行李箱道:

  “儿子在家里玩火,两个卧室都给烧了,下午刚请了工人过去,我们现在无家可归,我要带儿子去住酒店,儿子不愿意,非要来你这里住”

  苏简悠正怀疑他话里的可信度,儿子已经哭哭啼啼的抱着她的大腿,“妈妈,吓死我了,我差点都见不到你了”

  苏简悠让两人进来,让他们先去洗了澡,父子两出来之后,苏简悠已经做好了饭,满满的一桌,色香味俱全,儿子吃的狼吞虎咽,宋勉吃到一半突然问苏简悠有没有红酒。

  宋勉拿着筷子的手一顿,不动声色的跟儿子对视一眼,然后儿子继续闷头扒饭,他看着苏简悠道:

  “其实,你儿子把我的钱包也不小心点着了,身份证在里面,我准备这两天闲下来重新补办,所以,没有身份证我去不了酒店”

  苏简悠放下筷子看了宋勉半天,眯着眼挤出一句话,“我怎么觉得今天的桥段有点熟悉,宋勉,你说这是巧合,还是有人蓄意为之”

  可不是熟悉吗,当年,宋勉和老何合租的房子,后来老何跟路然谈恋爱,搬出去跟路然住一起了,她为了能成为宋勉的新室友,绞尽了脑汁。

  尝试无数种坑蒙拐骗的方法都被宋勉识破后,路然让她直接烧房子,她一狠心,把卧室和身份证全烧了,宋勉亲眼看到之后才相信她。

  苏简悠一脸怀疑的看着宋勉,宋勉躲开她的目光,在桌子下踢了儿子一脚,宋多多放下筷子,眼巴巴的看着苏简悠道:

  吃完饭,宋勉让苏简悠去陪儿子玩,主动承担起刷碗的工作,因为第一次刷动作比较笨拙,等他收拾完后,儿子已经在苏简悠怀里睡了。

  苏简悠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到床上,刚出门就被宋勉拉住,苏简悠回过神后,直接给了他一巴掌,然后使劲把他推开,拿着枕头捂着他的脸,足足一分钟才拿开。

  “宋勉你是不是有病啊,以前送上门的你不要,现在我不要你了,你又死缠烂打,姑奶奶没时间陪你玩,我们已经离婚了。”

  说着说着苏简悠就哭了,“干什么呀这是,大学的时候你跟郑蓉谈恋爱我也没搞破坏啊,你们分手了我才追的,都说女追男隔层纱,老娘追了你四年才伙同你爸你结婚,结了婚之后我对你掏心掏肺,我够对得起你了,你凭什么这么欺负人啊”

  “你要是为了儿子,大可不必,你要是早点对我这么好,你让我离我都不离,现在离了,你突然觉得我好了,你觉得勾勾手指头我就会回去吗,哪有这么好的事”

  宋勉坐起来,动作温柔的从后面抱住她,下巴抵在她的肩头,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愧疚。

  “对不起,我以为有些事不用说你也明白,如果不是喜欢你,就算我爸我,我也不会随随便便娶一个女人,苏简悠,你知道我不太会表达,我以为你能明白的”

  宋勉最近提了很多次复婚,苏简悠都没搭理他,她最近心情欠佳,因为她手头有个案子比较麻烦,若是以往,她早就去找宋勉请教了,可她已经连着半个月没跟他说话了。

  因为明天要出庭作辩护,她让宋勉去接儿子,自己留在办公室加班,头疼欲裂的时候,手机响了,是她妈打来的,看了眼时间才知道,已经晚上九点了。

  接通了电话,听到那熟悉的大嗓门,苏简悠后知后觉想起来竟然忘了件大事,今天是她老娘的生日,她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忘了。

  疲惫的捏着眉心正要解释,电话里又传来一阵咆哮,比吼东狮吼还费耳朵,二十分钟后,苏简悠挂了电话,火气上涌,脸色极度难看的给宋勉打了个电话。

  “宋勉!我他妈就不明白了,到底是你娘家还是我娘家,你心里不爽你往我娘家跑什么,去就去了,你又哭又嚎抱着我爸诉苦是什么意思,你还跟我妈告状是我非要抛弃你跟儿子,你到底想干什么啊,整的我妈打电话给我好一顿骂,我现在饭都没吃大半夜还得去接你!你过分了啊!”

  苏简悠觉得,这么多年的母女感情算是错付了,她这个亲生女儿竟然还比不上宋勉这个外姓的女婿。

  宋勉确实稳重的讨喜,第一次去她家时,她妈就左一句喜欢右一句喜欢,宋勉在她眼里就是个亲儿子。

  当初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她才没敢告诉二老她和宋勉离婚的事,一直想方设法的瞒着,没想到宋勉竟然跑过去承认了,还把离婚的事全怪到她头上!

  去就去了,也不知道跟她老娘说什么了,大半夜的,非让她过来接人,不然就跟她断绝母女关系,宋勉这混蛋,以前高冷的眼睛长在脑袋上,现在一天天净整些幺蛾子。

  苏简悠把车开到楼下没敢上去,给宋勉发短信让他下来,结果她老娘直接开了窗在楼上河东狮吼,楼上楼下的她都认识,苏简悠可丢不起这人,狠狠甩上车门气急败坏的上了楼。

  一进门,苏简悠就被拧住了耳朵,最后还是宋勉过来把她护在了身后,苏简悠可不领他这个情,趁着老太太进了厨房,老爷子在沙发上哄外孙,拉着宋勉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“你到底想干嘛啊,大半夜的你干啥来了,宋勉,如果你觉得我哪里惹到你了,我跟你道歉,我错了,我错了行不行”

  宋勉笑了,没说话,在苏简悠快要暴走的时候,忽而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首饰盒,然后后退一步单膝跪地,打开,是一枚戒指。

  “简悠,我这个人,古板,说话太直容易伤到人,我自以为能把工作和生活一碗水端平,可是我忘了,生活不是工作,不能混为一谈,你要离婚,我尊重你,可是离婚后我才发现,我已经离不开你,简悠,我爱你,能再嫁我一次吗,不是为了儿子,只是因为我爱你”

  “我保证,以后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认真听着,出去不说随便,你发的消息绝对不敷衍,你生病的时候好好陪你,每天晚上都陪你聊天,你的生日礼物和情人节礼物我都会用心准备”

  苏简悠红着眼,迟迟没接宋勉手里的戒指,宋勉的手心出了汗,却还是维持着刚才的姿势,苏简悠抹了把眼泪,突然绕过他去开门,果然,门外三个人第一时间详装无事的走开了。

  然后她老娘从厨房拿了个擀面杖过来,凶神恶煞的威胁她,“你要是不答应,从今天开始,我就没你这个女儿,宋勉就是我亲儿子”

  她老爹拿着扇子从旁边晃晃悠悠的走过来,“闺女啊,别怪爸不帮你,咱们这个家你妈当家作主,所以你妈的意思就是你爸的意思”

  苏简悠哭笑不得,转过身狠狠锤了宋勉两下,“宋勉你有没有意思,台词都一样,你能不能有点创意啊”

  没错,当初苏简悠就是在宋勉爸妈家把他拉到房间求的婚,宋勉半天没给回应,然后他妈拿着擀面杖进来威胁,他老爸在旁边附议,跟现在的场景一模一样,只是她和宋勉的角色对调,她成了被求婚的人。

  宋勉顺势握住苏简悠的手,一脸期待,“创意不重要,重要的是,当时我接了你的戒指”

  “你还好意思说,人家都是男方买戒指,你倒好,当初婚戒还是我买的,所以你这个戒指对我没有诱惑力,戒指我自己买得起,你拿回去吧”

  “行了啊,戒指是你买的,但是你们结婚第二天,人家小宋就帮你把那套两居室的房贷还完了,你真以为你爸中彩票了啊,这几年你忙的不着家,人家小宋经常来家里看看,我和你爸有什么事,都是小宋在照顾”

  苏简悠一愣,好半响才回神,怔怔的看着宋勉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,然后,擀面杖又打在了她屁股上。

  “哎呦,妈,你不懂,太容易得到就不懂珍惜,我不能让他得到的这么容易,我得矜持矜持”

  苏简悠嘴里嘟囔着,一句话还没说完,儿子宋多多跑过来抓着她的手递给了宋勉,宋勉赶紧拿出戒指给她带在手上。

  苏简悠问宋勉,当了这么多年高冷男神,怎么就突然开窍了,宋勉说:“儿子教的,他说走老婆的路,让老婆无路可走”

  听他提及儿子,苏简悠一脚踹过去,“还敢冤枉儿子,儿子根本没烧房子,你的身份证也好好的!钱包也没烧!”

  当初在他的帮助下,她赢了第一场官司,一激动就送了他这个钱包,里面还偷偷印着自己的照片,仔细想想,都七年了,他竟然还用着。

  宋勉抱着她没说话,苏简悠捏着他微红的脸,笑道:“路然说错了,你不是直男,你是闷骚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